皮皮遊戲熊振不怕手遊風向變都會需要打麻將

100

對於已經在網際網路行業打拚了10年的熊振來說,皮皮遊戲的出現爲他的事業書寫了新的一面華麗篇章。在地方房卡棋牌類手遊行業里,他正在與皮皮遊戲不斷創造新的成績,並一起向著行業內更高的台階邁進。在皮皮遊戲成功的產品背後,暗涵著他在網際網路領域浸泡多年後所形成的獨有的產品邏輯。

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迅猛發展,再加上上網成本的不斷降低,讓我國的手遊市場近些年來一直保持著高速的增長,成爲了各家網際網路公司和創業團隊眼中的「香餑餑」。根據相關資料顯示,2019年手遊市場的規模甚至超越了端游。在這樣的火熱的市場氛圍下,誕生了諸多現象級的爆款產品,比如網易養成類RPG的「陰陽師」,騰訊MOBA類的「王者榮耀」,和最近成爲新風口射擊類的「吃雞」。

但皮皮遊戲並沒有因爲這些風口遊戲的出現而在前進的方向上有所動搖。「在我看來,麻將這樣的遊戲細分領域與現在的熱門手遊相比最大的不同是沒有生命周期。過去人們愛打反恐精英(CS),後來人們又去玩英雄聯盟(LOL),每個遊戲都在某個時期扮演重要的使命,這些遊戲在推出時,都會成爲當時的一種現象級產品,並帶動一批同類型的遊戲。而以麻將爲代表的棋牌類遊戲是玩家的硬需求。無論哪種現象當道,棋牌都是玩家不變的需求」熊振解釋道。

而從熊振的字裡行間,可以看到網際網路產品經理的思維方式。實際上,熊振原本就出身於知名的網際網路公司百度與迅雷。他在2005年加入百度最早期的PM團隊,並負責具有鮮明百度特色的MP3搜索和視頻搜索業務,而在迅雷的6年裡,他也在不斷與產品打交道,曾擔任產品負責人,商務產品、大區銷售經理和全國策略中心總經理等多個職位。在2019年,他又以百度移動?雲事業部移動分發業務總監一職回歸百度,並在同年升任百度移動分發事業部副總經理。

「那我再問你,你今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球場?你派人跟蹤我了?」。「今天可真的沒有跟蹤你!我去球場是因爲去你家沒找到你,一時沒地方去,查了下附近地圖,發現有個新建沒幾年的體育場,我平時在學校也常打籃球,就想著去打會兒球消磨會兒時間,晚一會兒再去找你」。路唐安一臉認真表情,並沒有說謊的跡象。

因此,也不難理解,爲什麼對於熊振的皮皮遊戲來說,會牢牢抓住用戶體驗與需求不放。在他的眼中,無論是手遊,還是其他的聊天工具或者在線地圖,用戶之所以用肯定是因爲體驗好,而企業之所以能長久經營,肯定是因爲抓住了用戶的需求。而打麻將,雖然傳統,卻已經融爲了文化,在較長時間內都會一直存在需求。

出這件寶物,究竟又有什麼打算呢?轟隆隆!爆裂聲不停的傳入耳朵,那氣勢磅礴的大山在一寸一寸的往下落。化身雖然拚命一搏,但也僅僅是起到延緩的效果,照這個速度,也支持不了太久的功夫。這一點,林軒自然清楚。墨月天巫訣殿祭出以後,他突然伸出手,狠命的一捶胸口。「噗!」一口jīng血,由林軒的嘴巴中噴出,化爲血。

透過皮皮遊戲的成長軌跡可以看到,熊振一直將目光鎖定在三四線城市的市場,原因正是這些地區的人們對於麻將類遊戲的需求比一二線城市更高。在這些難以被網際網路的前沿潮流所完全覆蓋的地方,人們會更偏好於自己曾高頻使用過的產品(遊戲),「因爲他們會比較放心」,熊振說道。而在這些地方,品牌影響力決定了能否在衆多同類遊戲中殺出出路。而品牌有了用戶的普遍認可之後,後續的選擇也會更多,比如在電商上用戶存在需求,那麼皮皮遊戲就會爲他們推薦需要的電商。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以用戶的需要爲最根本的出發點。比如VR,如果未來用戶對VR類產品有需求,我們也會去做。但我們不會專門爲了VR而做VR。」熊振表示道。

截至到目前,皮皮遊戲已經擁有用戶數超過3000萬,MAU達到500萬,在19個月的時間裡總計推出了超過200種玩法,並保持著平均1個月更新10種新玩法的高速。

不僅如此,皮皮遊戲也在今年推出了「星玩家?全國巡迴爭霸賽」,並與芒果台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來共同推出一款大型公益電競節目《爲你一戰》。在熊振看來,通過這樣的一些賽事和節目,包括邀請大兵、維嘉、錢楓等明星來進行表演賽,能夠提高自己品牌的影響力,並在諸多競爭對手之中讓用戶對自己的品牌更加認可。在棋牌手遊行業競爭激烈的情況下,他認爲企業更需要塑造一條符合自己和用戶的賽道。並且在品牌方面,皮皮遊戲未來會繼續加大力度投入。

也是靠著出色的業績,讓皮皮遊戲在2019年2月被上市公司天神娛樂收購。在加入天神娛樂之後,皮皮遊戲在品牌,運營等各方面也將獲得更多資源的支持。「加入天神娛樂後對我們的幫助很大,天神娛樂在布局上也非常深,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學習和利用的資源」。對於皮皮遊戲的未來,熊振展現了充分的信心。網狐科技致力於棋牌遊戲開發14年,擁有大量棋牌遊戲開發運營經驗和大批成功案例。

想開發一款迅速盈利的棋牌遊戲,歡迎諮詢熱線電話:

本文版權歸網狐所有,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